美媒妄称华为助非洲政府监控反对派 华为回应

《华尔街日报》在报道开头称,华为向非洲一些国家政府出售用于数字监控和审查的安全工具,而且,华为员工“提供了没有公开披露过的间谍服务”。文章首先以乌干达为例称,去年,该国情报人员试图拦截美国支持的反对派议员博比·瓦恩的加密通信内容时,寻求了华为技术人员的帮忙,最后成功挫败了瓦恩组织街头集会的计划,并逮捕了他及其几十名支持者。报道称,华为是乌干达最大的数字服务供应商。在该企业的帮助下,该国首都坎帕拉建造了11座用于打击犯罪的监控中心。华为在大约40个非洲国家建立电信网络。
  文章还援引赞比亚高级安全官员的话称,华为技术人员曾经帮助该国政府进入一些反对派博主的手机和脸书页面。这些中企人员在赞比亚电信管理部门工作,帮助准确定位了反对派的位置,并与实施逮捕的警方保持实时沟通。
  《华尔街日报》称,上述内容没有找到北京方面在非洲“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没有发现华为在中国的高管知悉或批准了相关活动,也没有发现华为网络技术有何特别之处使得这些活动成为可能。但报道声称,这些调查内容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华为向多国政府出售“平安城市”这套“监控系统”上。华为表示,他们在100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座城市安装了这套系统。
  15日,华为公司在给《环球时报》记者发来的声明中坚决否认了《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道,强调“华为员工商业行为准则规定,华为员工不得从事任何可能损害客户、最终用户数据、隐私的行为或参与任何违反法律的活动”。
  “刊登这种捕风捉影、抓人眼球的报道是一些西方媒体的惯用伎俩。”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信强1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媒体通过扣帽子和选择性报道的方式试图扭曲中企及其员工在海外的形象,很多时候是为了混淆视听,激起当地民众的反对情绪,抹黑中国。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日前刊文称,中国正针对非洲电视的内容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试图影响该地区的大众传媒版图。文章提醒称,美国传媒公司在非洲市场增长较慢,中企的快速发展势必会削弱美国的一些既有优势。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6月29日则渲染称,部分中非合作项目效益不好,“非洲国家对‘债务陷阱’逐渐提高警惕”。信强表示,总是一些西方媒体在炒作,而非洲当事国家却并没有站出来表达反对中企建设的意见,“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大家也都自然清楚,这些媒体肚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祸水”。
  去年12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发表讲话,公布特朗普政府新的非洲战略,声称中国和俄罗斯在非洲的活动“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构成显著威胁”。与中国一样,俄罗斯在非洲的影响力一直也是美国舆论紧盯的对象。
  CNN13日称,在中非共和国,大街上贴满“俄罗斯在帮助你们”的标语,电台播出俄语课程,军队新兵正接受俄式培训,他们使用的是俄制武器。文章称,帮助俄罗斯实现非洲雄心的是与俄总统普京关系密切的商人叶甫根尼·普里高津,他旗下的公司为中非共和国的电台以及俄培训当地军事人员提供资金支持,并以此换取矿产资源。张宁

Author: admin